IPO需与退市常态化 形成良性互动

来源:财经瞭望| 时间:2017-08-15|
财经瞭望讯:

  笔者认为,退市难的真正原因在于上市难,上市难导致壳资源价值高企,在巨大利益面前企业当然倾其所能保壳,各显神通留在资本市场。“不解决退市制度,IPO改革是搞不好的”这句话,反过来说也许更接近事实真相:不解决IPO常态化,退市制度改革是搞不好的。没有大进大出的注册制,退市制度可能只是投资者的一厢情愿。IPO常态化,是退市常态化的前提。IPO常态化要想长期坚持下去,也需要退市常态化,IPO常态化需要与退市常态化形成良性互动。

  可以用中国香港市场的几个实例来加以说明,8月初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发表网志,指出创新板不会变成壳股市场。他为何有此底气?原因在于:正因为上市相对容易,上市地位本身就不会变成有价值的“壳”供买卖或操纵。容易进,也容易退,不达标者将被强制退市,创新板初板绝不会沦为只进不出的“僵尸股”市场。

  上市相对容易,不用排队,企业自己IPO即可,何必再费尽周折借壳上市。所以我们看到在包括港交所在内的成熟市场,很少见到企业借壳上市。借壳上市是A股多年来形成的特色,原因就在于企业正常IPO渠道不畅通,我们经常为救市迎合市场要求关掉一级市场。IPO渠道不畅通,借壳上市盛行,壳价值漫天要价,导致退市制度难以真正执行。

  事实上,我们的退市制度本身是比较健全的,欺诈上市直接退市、各种财务指标退市、主动退市,各种规定应有尽有。2014年的退市制度甚至被称为最严退市新规,但在实践中依然难有大的成效。虽然出现了央企退市第一股、重大信息披露违法退市第一股、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等一批颇具典型性、警示性的退市案例,但退市公司屈指可数。

  从2001年水仙电器、广东金曼两家公司成为首批退市股以来,剔除吸收合并股票退市情况,A股累计有60家上市公司因亏损和欺诈发行、私有化等因素退市。2001年以来A股年均退市率仅为0.11%,而成熟市场退市率较高,如英美资本市场在10%左右。因此,国内A股是“退市难”的典型市场。

  在A股市场,IPO是鲤鱼跳龙门,退市是一件并不光彩的事情。因此,主动退市就成了退市新规的一厢情愿,没有企业傻到让价值几十亿的壳资源打了水漂,主动退市的上市公司凤毛麟角。而在成熟市场,上市公司私有化主动退市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近期,“一代鞋王”百丽国际在香港联交所私有化,就是主动退市的最好写照。531.35亿港元的私有化交易,创了港股历史之最。百丽退市的动因在于转型失败,业绩连续暴跌,出现了“关店潮”。在2015/2016财年中,百丽关店数目达到了366家。但私有化退市并不就是企业的末日,并不意味着企业就此沉沦。百丽私有化的目的,是为了不受资本市场过多的干扰从而实现转型。此次私有化交易完成之后,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计划向其投入财务和运营资源,合作探索尝试新的零售模式,实践一系列转型及创新举措,并在技术、物流及人才方面投放大量资源。

  当然,IPO常态化要想长期坚持下去,也离不开退市常态化。目前我们对退市制度的理解,可能过于拘泥退市制度的硬性规定,而垃圾企业为了规避退市,可能采取财务调节、卖房保壳、财政补贴、重组等各种手段。成熟市场对于企业退市拥有一定范围的自由裁量权,可以对市场诟病较多的上市公司股票进行退市或摘牌。

  港交所的做法可作为借鉴。近期,正常交易的华多利接到港交所的通函,称要根据上市规则暂停公司股份买卖,并列入除牌程序第一阶段,原因是该公司过去几年收入持续恶化。港交所近日已经向多家业务规模过小的上市公司发送函件,了解并查询公司是否能够有足够的业务继续维持其上市地位,这些公司大多已经中止其主营业务,或者主营业务收缩得极快。我们也可以给予监管层一定的退市自由裁量权,对于长期停牌的企业和刻意“养壳”的行为进行打击。

  IPO常态化需要与退市常态化形成良性互动。一个动辄IPO暂停、垃圾题材股股价漫天飞、壳价值几十亿的市场,是无法真正推进退市制度的。IPO常态化也是一种治市手段,可以促使中小市值股票稀缺性下降,慢慢消弭过去不合理的估值溢价,也间接将壳资源价值归零,减少退市阻力。

大家爱看

视觉焦点